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天才”枪手——后感

把天赋用在邪门歪道上,并且不知悔改,即使学习成绩优异又怎样?嗯,我十分不喜欢小琳和班。

如果说整部电影是“为不甘被分数定义的学生们发声”,那还真是十分地可笑。虽说这个世界正在逐渐地走向公平与正义,那么我想问,家境,生活环境,地理位置等等因素要怎么逐渐磨平?整部电影都在为不公找借口。

阿派,典型的浪荡公子哥,认为“金钱至上”,认为有钱就可以让这个世界倒转,会不会有点可笑?如果将小琳的人设设定为“家境优渥且成绩优异”呢?那么小琳还会不会为了一门3000泰铢的价格心动呢?再做一个假设,如果阿派和葛瑞丝的家境像阿班那样呢?他们还付得起在小琳看来十分“高昂”的作弊费用吗?所以这个电影就是在揭示“穷人家的孩子连作弊的资格都没有”?会不会太可笑?

《资治通鉴》中有讲道:“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根据这句话可以得知如下结论:葛瑞丝和阿派等受到小琳帮助的人是“愚人”;小琳和后期的阿班是“小人”。

不甘被分数定义?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考试分数顶个X用”?那我再来通俗的解释下是不是“看不起分数的作用”?既然看不起分数,那干嘛不去征服它?每次考得那么差劲还要反被分数看不起?

既然改变不了惯有的制度,学着渐渐去适应,渐渐地改变现有制度有什么不好?就好像你对着天大喊:“废除考试制度吧!”就会真的废除考试制度一样。这个世界承受不住太大的变化,循序渐进才是这个世界该有的规律。

所以我觉得《Variety》的一句话讲得特别好,这部电影就是“紧张又具娱乐性的天大计划”,看过之后笑笑就好,心里不服气的同时还是要遵循这个世界原有的面目。


评论
热度(2)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