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CICI

是题目与文章无关的一篇。

好像很久没有写东西了,这逐渐被我荒废的乐乎,也应点点滴滴捡将起来。前段时间买了一个很喜欢的笔记本,但是碍于嫌弃字丑,写过几篇之后便没有动过。这是病,得治。

其实我一直蛮喜欢恃才傲物的人。像是有本分,这个世界便与我无关,大有一种“你奈我何”的感觉。蛮不错,但朋友跟我讲啊,书生的酸腐气和恃才傲物也是很难区别的。有些东西啊,还是不能只看表象,要去挖透解剖才能一目了然。

人也是这样的,都藏着一颗躁动的心。

不能说喜欢《诗经》的人高雅,不能说喜欢《金瓶梅》的人粗鄙,没什么好与不好。这个世界强加到每个人身上太多的东西,亲情,爱情,友情,怜悯,嫉妒,欢愉,悲伤……除却这些,你又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生物。带着某些有色眼镜去看这个世界,不过是把自己的喜好强加给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恋爱的温度》里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分手的人重新复合的概率是82%,但是复合后能走到最后的概率是3%,剩下的97%就会再次分手,和第一次分手一样的理由。”接触的人慢慢多起来,也逐渐能看出人性的端倪。很多时候的选择,都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说实话,人都是自私的。无可救药。

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


评论
热度(3)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