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傲寒

                                                                  BGM:秋怨(曼陀罗版)

近来心绪颇不平静。虽说日常生活并不受到任何影响,但是从那些慢慢袭来的梦境中,却偶能看到真实的自己——像梦魇般害怕失去。

我这个人啊,有个特色,便是每次在夜间袭来的梦境,都包含着恐惧与不安。我梦到过只有我触碰到才会鲜血直流的同桌,梦到过和璐璐两个人被奇怪的人追杀,梦到过至亲去世……已经很久无梦,但偏偏最近它们一起裹挟着狂风向我袭来。

Ⅰ虽败犹荣

这是一个老套的恋爱故事,这同样也是一个老套的见义勇为的故事。故事中的我和L是一对情侣(当然现实中也是),我们为了不知名的东西争吵,为了缓和争吵我们一起坐穿山列车。在某个不知名的站点,列车停了下来,我站在列车中央向窗外望着出去透气的L。恍惚中我看见L手上拿着一把短刃匕首,划向他身旁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男人的脸受伤了。男人手中也有一把类似的匕首,那把匕首划向的方向却是L的脖子。

就好像血色的夕阳照在列车玻璃上,太阳竭尽今日最后的努力向大地撒下梦魇般的光芒。L面无表情,他背对我面无表情地倒下。我站在空荡荡的车厢竭尽全力也没有喊出一声,身体却慢慢滑向地面。

如此绝望。

Ⅱ再也来不及

很多时候,我对秦始皇都抱有足够的好奇——为什么煞费苦心寻求长生?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无人能够违抗。但是这个我即将讲述的梦境却让我很讨厌这个自以为是的大自然。

现在我只记得,我和妈妈站在一所房子里,等着爸爸的归来。可是当他掀起门帘的那一霎那,我却看到了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那是一张布满皱纹,苍老无比的老年男人的面孔。

我知道那是他,那张面孔上还残留着他风华正茂的模样。

也是在那一霎那,我的整个世界仿佛坍塌了一般。他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我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死亡是消失,也能变成遗憾与永恒。也许我是害怕的,不然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看完《人皮客栈》?是恐惧吗?是恐惧,也是那些无梦岁月的慢慢消散。我们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可我还想和那些我还爱着的人待在一起。

评论
热度(1)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