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人总是疏忽大意

Ⅰ  昨天和朋友谈了谈近况,很多无奈的事情,没办法去解决,只能硬扛着,慢慢熬。在这个世界,撇去那些做到顶尖的人物,只靠文学是生存不下去的。我很努力地思忖了一下现在的生活,其实我过得并不好。喜欢阅读带给我的快乐,但是抛开那些书本上的东西,我好像什么都不会,笨得像一个刚认识世界的书呆子。

我为自己的无知而感到难过。

想要慢慢充实自己的内心。喜欢的东西有很多,便导致了目前的不专一状态。不能说这种状态并不好,但是往往会有更好的选择。我站在分岔路口,亟需一个亮亮的能够看清我的人生的指路之灯。

Ⅱ  和她讨论了一下最近的遭遇。“遭遇”,百科上并没有写出它的褒贬,但我生生地认为这个词差强人意。比如那天在地铁上被一个男生死命地抓住手,比如我以为很和善的小哥会在我路过的时候对我吹着口哨。我知道我不擅长处理这些事物,也知道有时候的软弱与忍让只能把自己推向更深的火坑。很多时候的后知后觉,很多以为是善意的东西,慢慢地从本质上开始坏掉了。

是不好的现象。是我化的妆很廉价看起来很容易勾搭吗?是我穿的衣服很廉价看起来容易要到联系方式吗?人总是想要站在光芒所在的地方,想要被周围所有的视线看到,但有些时候,还是想像鸵鸟一样把头深深地埋在土里再也不要抬起来。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我知道是我太懦弱。太懦弱。需要保护自己的地方总也不敢做做不到。在害怕什么?在害怕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啊。

Ⅲ  是有点久之前发生的故事了。从公司下班出来到地铁站需要步行穿过繁华的宇宙中心,那里有一座美食城,很多外卖小哥会在美食城取餐之后骑着电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我曾碰到一个骂街的外卖叔叔。

他和另外一个人一起骑着电车很慢地在我面前,很猝不及防的,我听到他不断说出“污秽”的言语,不断诅咒着什么。我本不屑听别人讲些脏话,言语上的过瘾并不是什么能力。但我继续听下去的时候,我却很心疼那个叔叔。

他要送的外卖被偷了。是一份炒饭。

也许一份外卖并没有多少钱,也许二十块三十块,可是那个叔叔骂着骂着却开始哽咽起来,和他一起的那个叔叔安慰他说你只能再去买一份了。我不知道外卖行业的规则是什么,送一份可以挣多少钱,像这样的情况会不会扣他的信用,会不会影响这份工作,但是在那张布满沧桑的面孔上,却满满的都是难过。

大城市对人们仿佛有着很强的吸引力,他们抛家弃口,来到这个看起来灯火阑珊的城市里。越光亮的地方,黑暗便越深。在帝都,外卖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中,绝大部分都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在变红灯的前一秒加油门穿过喧嚣的十字路口,他们会不熟悉交通规则,会为了一个订单分秒必争,会在不讲人情的主顾面前低声下气地哀求只因为他们仅仅迟到了两分钟。“隔行如隔山”,我不了解这个行业的具体境况,但是我所能听到的看到的,却满满溢着悲伤。

还记得之前黄渤拍《极限挑战》的时候,因为香蕉有些熟得太透,过了配送的时间,被主顾无情地退回去,他生气地把箱子往地上一扔,却在走出几步之后回头心疼地把箱子抱起来。很心疼那个背影啊。

Ⅳ  其实我过得很不好。想做一个精致女孩,却发现要买包包、口红、眼影、粉底液、腮红、眼线笔、眉笔、香水、短裙、长裙、牛仔裤、休闲裤、衬衫、短T、小内搭、内衣、袜子、长筒袜、打底袜、单鞋、戒指、手链、chocker、耳钉、发带,想去做头发很久很久了却在“不知道做什么发型”的借口下一拖再拖,买了很久的卷发棒也因为手太残用的时候烫伤了自己好多次。

前几天看了一个香水的科普贴,还是心心念念burberry的一款男香啊…摸了摸自己的钱包,还是算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香水这种东西属于奢侈品了。等我先把上面的清单一个一个地收入囊中~


评论
热度(1)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