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无归——这天下再不是我家

题外话:我很难过。抱着双腿坐在凳子上很久居然没有什么可以写出来的话。


很认真地反思一下我和爸妈的关系。

喜欢那个总是做得不好但是最合我胃口的妈妈,喜欢那个在买衣服的时候总是和我意见相左的妈妈,喜欢那个在我懒得起床吃早餐的时候把早餐送到我被窝里的妈妈,喜欢那个总是让我坐在他的腿上的爸爸,喜欢那个写得一手好的钢笔字毛笔字的爸爸,喜欢那个总让我把冻得冰凉的小脚丫放在他的被窝里的爸爸……我闭起眼睛,好像能看到我们去公园玩耍的时候,爸爸对我和我妈说:“我们去照张相吧。”于是便有了懵懂的我和他们的一张合影。

蛋糕包装上缠绕着美丽的缎带,拆开包装的时候,那条用来装饰的缎带被我们团成一团,随意地放在一旁。偶尔看到缎带的时候,记忆也像缎带一样被拉扯出来。翻着和我妈的聊天记录,很多的长长的通俗的错字的,都是她发给我的。其实我不太喜欢打电话,所以和我妈的接触都在微信里。断断续续,偶尔接连不断。

我敏感,生性多疑,爱笑爱哀,他们纵容我欢喜放肆我忧虑。亦舒曾在文中写道:人们日常所犯的最大的错误,是对陌生人太客气,而对亲密的人太严苛,把这个坏习惯改过来,天下太平。

我不够温柔,不够有耐心,不够体贴,不晓得人间冷暖,很多事情我做得马马虎虎,不尽如人意。人活一世不能为己,但我往往大意疏忽了他们的感受。我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乖乖女的形象,他们不喜欢的我不去做,他们讨厌的我避之不及,可我却少了对他们的陪伴。突然间便会难过,更不敢去想以后的生活。妈妈曾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在我这个年纪,以后见得最多的应该是亲人的离去。”她这样安慰我说,可那是在她爸爸的葬礼上。

醉梦天下

动乱金戈铁马

这天下可是你家

乱世辉煌

生死两茫茫

这辉煌可叫人断肠

评论
热度(2)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