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出来工作三年,和她异地三年。有一次我们吵得很凶,很久没有联系。
清明节放假我回家,跟她讲了之后她说要来接我。我走出车站的时候,春天的风还是很冷,我看到风吹着她温柔的长发,那一刻我好像又看到了三年前的那个梳着马尾辫的她。
她转过头看到了我,只是定定地看着我。我向她跑过去,一把把她揽在怀里。她突然大哭起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这辈子是她了。

评论(4)
热度(4)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