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你曾是少年

(其实我本不喜欢用这个名字做标题的,但是碍于最近喜欢上了这首歌,所以纪念我那逝去的青春。总有人正在年轻。)

在朋友圈感慨写乐乎不容易,本以为这冷清的社交圈子也没人会秒回我,但还是有出乎意料的收获——炸出了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

她辗转三个城市,最终定居在另外一个古都。在学校的时候总觉得她和别人格格不入,但很多时候我却爱和她讲讲心里话。也许,很多东西,我和她太像,反而让我觉得我和这个温吞吞的女孩子有很多说也说不完的话。

温吞吞,这个词语形容她不要太贴切。慢性子,喜欢等别人,莫名的笑点,学习有点差,努力,上进,自卑。我在她的身上好像看到了更加胆小的我。但我们总要不停地往前走,往前走,走到看不到原来那个胆小的自己的时候,再回头看一眼,也许泪流满面,也许无动于衷。

我背着她爬过楼梯,和她一起在暮色下奔跑,一起上自习学英语,我喜欢抢她的耳机来听歌,她不喜欢和我一起去洗澡,我喜欢扯着她去看夕阳,她不喜欢吃米饭,我喜欢从她的背后把她的头绳扯下来,她不喜欢我这么做。有时候会心疼这个傻傻呆呆的女孩子,但有时候我在心疼她的时候更加心疼我自己。

有人说,人类在“交朋友”上投入的精力是有限的,一类人朋友很多但是几乎没有深交,另外一类人朋友寥寥无几但都可以为你两肋插刀。很多时候确实蛮想做第一类人的,但往往某些羞涩难以启齿自卑令我不得不退却。所以我变成了第二类人。

我希望你们都是那种虽然许久没有消息,但是会因为扯到一个话题而滔滔不绝。

无论此生我们做了什么,我们都逃不开人生。

评论
热度(4)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