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我能改正书稿里的错别字,病句,标点符号,
却独独改不掉你那颗日夜思念我的心。

这是一个简短而又俗套的亲情故事。
昨天临时查了查假期回家的票,却发现基本都写着大大的“空”字。于是我和我妈说可能买不到票,可能不回家了。不回家的话,想要带着某人一起看看这个对于我来说依旧很陌生的城市。
她发来这样一句话。
一笔一划都是无奈。
一笔一划都是念想。
我却有可能兑现不了她的这个小小的愿望。
突然想起一句藏在我的备忘录里的一句话:其实你把自己保护到现在那么大 ,照顾的那么好,无病无灾 ,父母健康快乐 ,就已经很棒了 。毕竟出人头地这件事太飘渺 ,它在生死面前什么都不算。
我们都怀揣着改变这个世界的伟大梦想,但是当我们回头看的时候,总会有人永远站在身后。他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希望我们出人头地,但他们同样希望我们能停下那逐渐离他们而去的脚步,回过头看看他们。

评论
热度(2)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