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唯浓一人口

现在的冬天没有以前那么冷了/而有些记忆始终盖着一层雪。

坐在电脑前面发呆了二十多分钟,去微博上转了一圈,看了看关注的公众号,翻了翻朋友圈,决定写一写最近的生活情况。有些许不尽人意。

入行前知道会有加班的情况。但是最近确实从八小时工作制变成了十小时工作制,双休变成单休。心理体验很差劲。起码每次加班的时候我是有些许不情愿的,但没办法,总有人黑着眼圈加着班。

和文字打交道比和人打交道要简单很多。现在我觉得我在总结会上讲的这句话纯粹是瞎扯淡= =。这些看似方方正正的汉字,每一个都是老祖宗费尽心血造出来的,哪有那么容易被我们这些凡人参透?其实打心底里羡慕那些在人际交往中游刃有余的女子,能够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得体的衣服,蹬着小高跟,飒飒生风。我缺乏历练,缺乏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更缺乏那份潇洒面对生活的勇气。


只有好酒才能用于烘焙/否则只会得到苦涩的口感。

在忙的闲隙会乱想。想把思维扔得远远的,这样它跑不回来,我就多了几秒几分的时间用来休息。但往往很多时候身体却发出了警告的讯号。

上帝在创造人类的时候,的确是遵循了对称的原则,但是上帝却不是个严谨的人。人总是不对称。以至于我开始慢慢发现,长久的站立后我的右腿明显显现出了异常的疲软状态。我有些不知所措。它慢慢告诉我,它累了,它需要休息。可是左腿拍拍它的肩膀说:“哥们你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

捏了捏脚腕,之前的淤肿还是在的。它是祸根吗?我不知道。

 

屋檐洒雨滴/炊烟袅袅起/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我最挂念的还是他们。

我本做好了打算,去看花期末的桃花和樱花,去看日光下的紫禁城,一起在四顾喧闹的大街上走走停停,去虚度能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的时光。可惜我想好了一切,可惜。

可是我无比思念你们。我能想象你嫌弃我赖床,我能想象你皱着眉头跟我讲这个好贵,我甚至想扑到你们的怀里告诉你们我来了。


评论(2)
热度(4)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