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三百六十五度灰


我怀着无比努力的心情想要离这个城市近一点,再近一点,所以今天和爸爸一起出门看看这个热闹而喧嚣的城市。想看一看故宫,看一看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一看渺小世界中的你我。
但是我的心却因为某些不足为道的小事而久久不得平静。

part1
从地铁二号线出来,爸爸对我说这里离毛主席纪念堂很近了,要不要去看一看?
好哇。
排了很久的队过安检。我的整体装扮如图二所示,一条肉粉色的裙子外加丝袜小白鞋;爸爸的整体装扮如图三,一件条纹上衣外加黑色裤子。很正常的两个人。
我排在了爸爸前面,背着一个包,爸爸站在我的背后,手里只拿了一个钱包。安检员对我视若无睹,放我过去。我走过安检的闸口,向前继续走了五六米,回头看到安检员翻来覆去地检查爸爸的身体,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那时候我已经很不开心。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情绪。
我就想对着那位安检员说:“你tm怎么不检查我啊?!”
我好像无数次体会到“区别对待”。但是这样对待我亲密的家人,我还是接受不了。我们努力地建设这座始终不欢迎我们的城市,期盼某些事物能对我们好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可是到头来我们能感受到的却仍是深深的绝望。“以貌取人”的世界能不能好一点了?
part2
没有part2了,part1已经够让我糟心的了。

评论(2)
热度(1)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