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走在一条能听到蛙叫的路上

part1

最近习惯了晚睡,以前十点半到十一点钟睡觉的生物钟被彻底打乱了。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以前那种适应着节奏生活的心渐渐躁动了起来。躺上床的时间没有改变,却开始很长时间地睁着眼睛熬着夜。原先空空落落的心,慢慢变得充裕许多,塞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很多不能实现的,实现不了的,被我统统塞了进去,就好像它们没有其他的去处了。

昨晚下了一场还蛮大的雨。躺在床上,听着窗外,从十点半的淅淅沥沥,到十二点的大雨滂沱,我还是改不掉听见雨声就睡不着的习惯。记得之前在家的时候,夏天晚上总是会时不时有阵雨。有时候的雨很短很急。听着窗外的雨声,努力地瞪大眼睛,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等到眼皮越来越沉,瞪大的眼睛慢慢睁不开的时候,才沉沉睡去。而我总能听到哗啦啦的雨声中混杂着其他的声音,比如偶尔传来的蛙声,比如雨滴落在脸盆的声音,比如成群从雨檐上落下的水声,比如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part2

我承认我读书很慢,再加上做memo的时间,加之生活中分给阅读的时间并不充裕,所以上周末开始阅读的《看见》到现在进度才到五分之二。

其实相比于电子书,我还是更加倾向于纸质阅读。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翻开一本新书闻到墨香的滋味了。我把用来乘坐地铁的时间分给了阅读,高峰期的车厢里容不下手捧书本的人们。

我着实发现,和很多不同职业、不同身份、不同风格的人接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带着能发现生活的眼光去审视这个世界,多微笑,温柔一点,也许就没有那么多不如意了。

part3

从五月初就开始纠结一篇文章了,但是始终找不到合心意的文笔把它写出来,于是一拖再拖,情绪越来越不够稳定。所以打算梳理下乱如麻的心境,这种东西再拖久一点,可能我会垮掉。

缘由是后弦的《过桥》。两个星期,每天来回将近三个小时,单曲循环。那时候的我大概知道我和这首歌会有一段“孽缘”,于是便纷纷扰扰,纠缠不休。

直到三四天前,我开始受不了了。每天下班回家抱着笔记本,打开LOFTER,发呆,接着发呆。本打算昨晚躺下后写个梗概,但是昨晚听着窗外的雨声便只有发呆。

从初衷来看,那篇夭折的文章应该是关于古风的。他一生要走很多的桥。他在扬州的桥上遇到了稚气未脱的小女孩,他在东京的桥上遇到了想要守护一生的姑娘,他在临安的桥上遇到了拄着拐杖的老妪,他走过故乡的小桥,越过科考的“龙门”,他终于如愿以偿考取功名,迎娶的却是丞相的女儿。

等到他再路过东京城的那座桥,姑娘却躲在欢迎的人群里寂寂无声。他的目光在人群中辗转流离,却始终寻不到当年那双欲语还休的泪眼。

缺少了一份难得的底蕴。

知识的储备和生活的历练,都是我的弱点。我可以依靠百科得知当时的城市名称,可以依靠百科了解当时的官职名称,可是我却不能把这篇已经亡佚的文章的细节条分缕析。

还有很多的不足呀。荼白你要加油呀。

评论(1)
热度(3)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