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那没什么

我像一个被晒得干瘪的海绵,贪婪地吸收着靠近我的水分。
因为未来领导的一句话,我在地铁上哭得很狼狈。
他问我,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想了几秒钟后回答他,他们是农民。带着一些略带尴尬的笑容。
他笑了笑,对我说,挺好。我父母也是农民,那没什么。挺好的。
这也是第一次有人亲口告诉我,那没什么,那是一份职业而已,和公务员摄影师编辑没什么差别的。可是我知道,我那几秒钟的犹豫却告诉我,我的心里有着可能很大的阻碍。有很长的时间里,我都在不断地讨厌自己,讨厌这个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自己。我对身边的人和事都保持着极大的珍惜,我私以为他们会有更好的选择,他们看到我身上存在的闪光点,所以他们靠近我,不断原谅我所犯的错误,觉得我有比现在变得更好的可能。
他可能也是看中了我身上存在的某些我也一无所知的闪光点。我喜欢这种能在生活中教会我技能和知识的人,他们能不断地丰富我的生活,在我一无所知的时候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种感觉很奇妙。我就像一块干瘪的丑陋的海绵,对所有靠近我的水分求之不得。我不断吸收能够被吸收的水分,开始变得水润,变得不再干瘪。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再也吸收不了那些靠近的水分,但我也知道那一天可能永远也不会到来。
他对我说,人要学习,不会的东西就要努力学习。不会学不会,人只会找不到学习的正确方法,找不到正确的学习机会。我坐在他的对面,点头如捣蒜。我能知道他在不断告诉我,那没什么,时间还有,我才二十四岁,我还年轻,我能在满足自己的同时,满足他的需求。
人啊,不去试试不去挑战怎么行呢?怎么能连机会都不给就说放弃呢?

评论
热度(2)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