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可遇不可求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十点钟回到寝室,匆忙下楼打了热水,洗头,也差不多十点半。
把耳机插上,听着日推,忙着找第二天要留给耳朵的空闲。
翻出前段时间写的文字,顺势copy一句作为签名。也顺势想了想最近的生活,有点小糟糕。
也是忙到背书背到坐着睡觉,睡着的时候嘴巴里念念有词嘀咕着什么。

朋友从南方回来顺便过来看看我,陪他聊天,喝饮料,一起吃饭,一起散步,给他安利我喜欢的悬疑剧。他送我从国外带回来的咖啡,递给我的时候粗粗看了一眼以为只有咖啡。晚上回到寝室发现里面也有被我日夜念叨的巧克力。也是不明白最近为什么这么想吃巧克力。下午两点钟送他去坐车,挥挥手笑一笑没说再见。
出差之前,他说回来的时候要给我寄带回来的咖啡,我开玩笑说好呀,尝尝鲜好了。结果他当了真,我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这次大概还是想把咖啡给我吧。
脑海里所能想到的称呼一个都没有说出口,也确实不知道要称呼什么比较合适。至于他为什么叫我小丸子,我为什么叫他皮卡先生,也是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晚安,不然明天又要背着背着打盹了。

评论
热度(3)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