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可是我熬夜干嘛?可是我还是熬夜了

part1
跟朋友聊天。
我:我最近特别喜欢这样的句式。
她:什么?
我:可是你订蛋糕干嘛?可是你还是订了。
可是我要这个干嘛?可是我还是要了。
可是我买它干什么?可是我还是买了。
她:你有毒。

part2
某天下班路上,接到一张传单。很普通的一张培训班的传单。
可是我为什么要写出来这件事呢?可是我还是写了。(果然有毒)
因为那是一位55+的爷爷发给我的。
其实我会接他们递给我的传单。学生,大叔,阿姨,各种各样的人。只不过,这可能是我接到过的年龄最大的人给我的一张。
它就静静地躺在我的书桌上,已经好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舍得扔掉它。从我拿到它的时候,我把它折叠,塞进我的裤子口袋。到家之后突然想起来,把它从口袋里拿出来,打开,放在桌子上,便再也没有动过。
说实话我心疼他。无论是因为什么。有时候想一想,谁他妈心疼心疼我啊?算了算了,人各有志。既然选了一条不怎么好走的路,走下去就是了。又不是选错了路是不是?还没有走错的迹象,没必要慌张。

part3
最近因为某些小的事情,心情变得有点糟糕。有时候怨不得别人,只是怪自己有点傻乎乎的。
周五下班之前,摸了一下书包的口袋,发现钥匙和口红全都不见了。嗯,办公桌上没有,书包里没有,问了同住的室友房门上也没有。
丢了。
上次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把钥匙忘在了办公桌上。那时候八点多钟,看着地铁站外面的天黑黢黢的,差点儿克制不住地哭出来。很绝望。我住的地方附近基本上没有什么熟悉的人,聊得来的同事们住的也很远。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起来隔壁组一个研究生小姐姐的住处距离我并没有很远,本着厚脸皮的态度给她打了电话。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态度并不是很好,因为并没有很熟悉因为太突然。但是她并没有拒绝我。
从那次事件之后,我应该放一把房间的备用钥匙在厨房或者浴室,可是我没有。这次搞丢了钥匙,整个人陷入一种很down down的感觉。
嘛,老祖宗说过:破财免灾。今天早晨联系了维修师傅,本来预约的时间是周一。下午师傅给我打电话说可以提前去看一下,有些锁是打不开的,可能会需要换一把新的。我联系了同住的室友,让他看看是什么情况。
师傅打电话对我说要换新锁。嗯,那就换吧,备用钥匙交给室友就好,费用让室友垫付,我转给他。
算是比较成功地解决了问题。但这明明不应该成为问题的。
我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疏忽大意,不要犯看起来很“低级”的错误。可是我为什么要犯这样的错误?可我还是犯了。

part4
我大概是属于那种“闷骚”的人。很多时候想法比嘴巴要快,很多想法堆积在脑袋里,脸上却堆着笑说着“都可以、都行、没事、随便”。但是好像,我不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低的人。
我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那种对别人抛来的任何话题都能得心应手地接好的人;那种能拿起一瓶啤酒对瓶吹又能端起红酒杯的人;那种游走在各种各样的人的身边笑起来端庄美丽又大方得体的人…现在的我是什么?现在的我不是我要的。
涉猎广泛和一以精专是不可兼得,但不是不能融合。兴趣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它能引导我学习新的东西,它能了解我的喜好,它能游刃有余地行走在我的生活之中。没什么不能改变,没什么一成不变,只不过自己的内心会下一个评断:我到底想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评论
热度(1)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