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一万件难事总会有一万加一个解决办法

part1
我是一个慢热的人。但我不是一个不热的人。
很多时候觉得自己的交流能力有限,但有时候往往能和不认识人聊上一整天都没有问题。
因为前段时间丢了钥匙,同住的室友加班,我坐在小区楼下的长椅上,看着旁边的爷爷奶奶们带着自家的小孩子玩得欢快。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大爷,带着他的小孙女。小孙女趁我不注意伸手想摸我放在长椅上的包包,她的爷爷对她说:“你看阿姨的包好看吧?你在家也经常摸你妈妈的包。你妈妈还没下班呢。”
小娃娃看起来那么小。我们坐在长椅上聊了起来。
“大爷您住这里啊?”“是啊。”
“这个娃娃真好看。她有多大呀?”“她才一岁多一点儿。”
“啊这么小?她好腼腆呀。”“对呀,你看她也不闹,和那个(指了指旁边的小姑娘)差不多大,她就是不那么淘气。”
“她妈妈还没有下班吗?”“还没呢。他爸爸妈妈都没下班呢。开车去的,摇号摇了好几年了,现在用的还是老家的车牌号。”
“您老家是哪里?”“我是西安的。不过这个娃娃(晃了晃抱着的小孙女)可是北京人哦~”

part2
本来委托室友帮我配钥匙的,结果出了一点小差错,到今天我才自己拿到钥匙。
对这边还是不熟悉。走到小区楼下,逛了一圈底商找到一个配钥匙的铺子。回到家试了试,发现配好的钥匙却是不能用的。等我再回去找配钥匙的师傅的时候,铺子已经关门了。
前几天买香蕉的时候顺口问了卖香蕉的阿姨,她说往东走大概一百米就有一个修车的大爷,他那里可以配钥匙的。根据这段记忆,我拿着室友的钥匙,穿过七区,穿过八区。
天慢慢黑了下来。我在心里想着修车大爷千万不要走了啊,走了我就真的会有些崩溃的。
还好,他还在。
他在自己的袋子里翻找着什么东西。旁边坐着的阿姨说:“哎哟哟这天都黑了,要不我来找。”
“你懂啥哦?我自己还找不到呢你能找到吗?”大爷操着一口中原口音。
我在旁边蹲下,“天都黑了,我给您照着点吧,不然看不见啊。”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
“哎哟你看看人家姑娘,刚才我说给你照着吧你还说不行。”坐着的阿姨这样说道。
我问她:“您这是修什么啊?”“这不,我的包上掉了个扣子,我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差不多的扣子给钉上。”
旁边坐着乘凉的大爷看我们这边吵吵闹闹的,便走过来围观,有时插上一嘴。
大概过了六七分钟,大爷说:“诶找到了。我说前几天看见过吧,还真的找到了。”拿过包包的带子,掀起在地上放的木头盒子,找到工具,熟练地钉了起来。
“诶姑娘你看看,人家从这么不起眼的盒子里掏出工具,一会儿就给我修好了,这快的哟。”
“就是,而且修得还挺好的。”
阿姨付过钱便走了。
我把钥匙交给大爷,他眯起眼睛,透过眼镜看了几秒钟便去旁边的包里翻找适配的型号。找到可以打磨的胚子,连同我拿来的钥匙,一起放在机器上,很快就配好了。他很仔细地凑近看了看,交到我的手上。
“这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心里这么想着。等我进去单元门,却发现“电梯维修”的牌子竖在那里。想起之前听室友讲过隔壁单元的消防通道可以通到我们这个单元的十层,我便给他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下,从四单元的电梯上到十层,沿着消防通道走回家。
回到住的地方,试了试新配的钥匙,发现是可以的,把室友的钥匙还给他,走回房间,有种“再怎么都要好好生活下去”的感觉。





评论(1)
热度(4)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