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青山不老 为雪白头

part1

很久没更新乐乎了,我承认冷落你是我不对。我对某人说过,乐乎现在沦为我的一个私密日记本,只是有想法的时候才会更新一篇。那个人反问我,为什么不写纸质的日记呢?为什么呢?我总是嫌弃自己的字不好看,也看过很多漂亮的字体。买过喜欢的本子,可是内心总是想,把字写好一点,不然对不起这么漂亮的本子呀,但往往不尽人意。

辗转反侧,期间也写了几篇当时不登大雅之堂的日记,草草几笔,勾勒的都是当时的思绪。再回头看看那几篇文字,可能也只有我这个原作者能认得清写的是什么。

但是我得承认,写完那几篇文字,我心里确实爽多了。

part2

最近思绪大乱,很多事情慢慢丧失掉原本的规矩,我也丧失了本来应该有的理性。我承认这个状态从半个多月前就开始了,可惜的是,到现在依然没有结束。让我难过的不是这样的情绪,而是我根本想不到任何可行的办法排解。

留不够给自己的时间,却往往荒废了更多的美好。这是错的。

我承认我最近压力很大。生活,感情,包括未有的工作。今天早晨醒来,找了很久的东西却忘了放在了哪里,差点哭了出来;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开始掉毛发,一抓一大把,本以为我会开心,但还是差点哭了出来;更尴尬的是,他们都承认我的文字能力很优秀,甚至愿意聘请我担任兼职编辑,却因为我之前没有负责全流程而选择放弃了我;突然想起来去年十月的时候,前一个公司聘请我的时候高兴的心情,现在却因为前一个公司的工作体系而特别难过。

堆积的潮水崩塌了,我被淹没了。

part3

特别想一个人出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旅行,把收入眼底的风景留给最美好的自己。时间仿佛川流不息,生生不止,我以各种借口放弃了很多这样的机会。怕孤独是真的,胆小也是真的,躁动的心也是真的。

记得之前自己去北京和天津的时候,为了省钱,买夜里十二点多的火车票,自己一个人五点多从家里出发,骗爸妈说九点上火车,只为了省下在天津住宿的钱。自己站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望着来来去去的人,也曾因为害怕把要好的男性朋友从学校叫出来,只是为了让他多陪我一会,吃饭也好,呆坐着也好。当时买的是时间最长的火车,只是为了能在火车上多睡一会。

碰到过帮我拧开瓶盖的好心叔叔,碰到过看见我靠近就躲得远远的先生,碰到过跟我讲二十多分钟话却只是为了借二十块钱的医生。有一次坐的夜车人特别少,坐在我对面的只有一个大爷,他心疼我一直坐着不舒服,主动走到其他的位置把自己的那排座位让出来给我睡觉。

很多事情没有选择的,是吗?

part4

想了很久的独自旅行,最终把目的地定在了西安。是该找回原本的生活状态了。

考虑了拉萨。我问了在西藏工作的朋友,他告诉我,他们项目部去西藏的时候都有强烈的高原反应,劝我一个女生不要去,可以选择去稻城亚丁,海拔适宜,风景也好。但我最终把目的地定在了西安。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想到了一个许久未谋面的好朋友。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她特立独行,但我却偏偏中意她。她胆小,怯弱,我们一起考的试只有我和她终究没过。很多时候我喜欢找她谈一谈彼此的想法,她也乐得向我敞开心扉。

我始终认为自己压抑的时候没有排解的对象,但她就像一棵救赎我的稻草,很多时候只要和她一起走一走,随便逛一逛,心情总会好很多。她不是一个太乐观的人,我也不是。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会压抑很多思绪在心里,偶尔她主动一点,偶尔我问一句,总能碰到对的时机凑在一起。两个背负负能量的人在一起,却不会再次被黑暗吞噬,所以我喜欢和她在一起。

但愿这次我们一起纠集的坏情绪,旧能量,能在这次见面之后消融吧。



评论
热度(2)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