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今晚的月色真美。

阿年问我喜欢他什么。努力上进,亦或是自信明朗?是也不是。很多时候我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但终究没什么比较让我满意的答案。也许,我喜欢过的人和我正在喜欢的那些人会告诉我答案。

小时候(也许现在还是),爸爸在我眼里就是标准的崇拜对象。翻看以前的老照片,那时候他还是辛勤的园丁,学生们的毕业照中,他穿着宝蓝色的西装,周围人已然黯淡。可惜的是,他年轻时候的帅气,我一点也没有继承。

他唱歌很好,我五音不全;他画画很好,令哥哥为难的绘画作业总是由爸爸代笔,每次都是优秀;他写字很好看,小时候过年街坊邻居的对联都出自他的手笔,也包括我们小学生的奖状,都是爸爸写的名字。自然,考得好不好,有没有我的奖状,爸爸也会...

我爱过你笑的脸庞

某天午后,听起97年的小妹妹讲起往事,原来所有在感情里受过伤的女生都一样脆弱。

他们在一起五年,已经在准备结婚。她那天心情不好,工作又累,下班没有给他打电话,手机的微信里只有发给他的一条微信:“我今天先睡了,有事明天聊吧。”那天凌晨她突然惊醒,看了眼手机,没有他的回复。她突然慌了。

早晨睡醒,她坐公交到他的单位楼下,给他打电话。他说很忙,没时间。她急了,说你下来一趟吧我就跟你说说话看看你就走。

她看着他出现在面前,“我们分手吧。”她开始哭,问他为什么。“没有原因。我们分手吧。”他亲口对她宣告了这段感情的终结,自始至终没有告诉她原因。

她跟我们讲的时候,情不自禁开始哭。相册里都是他的照片...

前天是兔子,

昨天是狗狗,

今天是你。


2019年了,2018有太多遗憾,没放过自己,没逃离命运,被性格捆绑,被软弱逞强。爱不爱生活,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肆意生长,温柔荒唐,踏过白雪雾霭,眺望远山斜阳,才是人生必经之路。

没得到你遗憾吗?

已经很久没有写东西了。记得去年冬天下班后,一个人窝在十平米的出租屋里,没有晚餐,脱了鞋子和外套,把枕头当做靠枕,手里捧着手机,看着在地铁上还没有看完的书,偶尔补一补《百年孤独》的欠缺,也觉得没有游戏和娱乐生活的日子也挺不错。

又是一年冬天。今年冬天,读书间断,写文章间断,减肥间断,这么看起来,好像一无是处。

增加的只有无数的冰刃似的压力。我走在凛冽的北风里,脸蛋生疼。

工作。

一个英语并不算好的人,进了外企。只能说怕什么就来什么吧。想要过最后的审核,还是需要过硬的英语能力。就接受来自生活的挑战吧,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就像Catherine说的那样,别觉得英语有多难,其实很简单的,Manager...

你未曾被世界温柔对待

账号已注销:黑暗里有人握着刀柄,在你的心脏里深深浅浅地捅着。

刚看完《悲伤逆流成河》。翻了翻《再见青春》这首插曲的评论,看到了这样一条。

很多人骨子里浸透着腐臭不堪的血液,他们抢夺着许多“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作恶不自知。你不知道他们的世界,正如你不知道他们的毒辣与刻薄。

故事中,易遥站在海边,冷冷地凝视着岸上的一群人。她曾经也想消除这群人心中的偏见,可惜她失败了。他们秉持着善良与正义,殊不知刺耳的话语和行为正在杀死一个善良的灵魂。易遥一直在哭,她是无辜的,她甚至也是受害者,却要忍受着无数的伤疤和刀剑,决然前行。


唐映枫:想避世。更要在世上。

我爱过山,爱过水,现在依旧...

一念万年 万年一念

啊我总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回来lofter更新内容。🤦🏻‍♀️


那天早晨出门,路过小区内的路口的时候,看着离我十几米的小红车,心想着这个路口我一定是过不去了。没想到,车慢慢停了下来。有时候短暂的感动就来自于身边的陌生人。


昨天心情很差,没来由的差。下班坐上人还不算多的公车,看着人潮拥挤,一个抱着孩子的辣妈走上来,我顺势让了坐。刚站起来,对面一个大哥说了几句话,大概意思是让我坐。我耳朵里塞着耳机,问他为什么,可是我没听清楚他的回答。

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昏黄的灯光投下一圈圈的晕影,公车走走停停,眼角慢慢落下泪来。

啊,生活真的太累了呀,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事情...

入秋的又一场雨。

站在雨中拍照的感觉真好啊。


day 14.

我也曾想一了百了

你,想过放弃吗?

你还留恋这个世界吗?

我也曾对这个世界充满绝望。我也曾放弃过这亿万个细胞,如同它们也曾拼命为我工作。那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我也曾疯狂的想要活下去,只是因为发现死亡的过程过于痛苦。

那段时间,我丢了工作,感情上被抛弃,像很多个走投无路的人一样,认为世界冰冷,认为没人会爱我,认为放弃很简单。我哭了一整夜,半夜三点钟,从床上爬起来,旁若无人,走向洗手间。望着镜子中不堪的面庞,只不过眼睛红肿,只不过苍白无力。

那一刻我想到了死。

不为别的,只为了这个做什么都会搞砸的自己。

我丢了工作,妈妈每每问我,我都告诉她,我还有钱,我活得下去,我正在找新的工作,挺忙的,没什么时间回家,...

昨日青空

很多时候都会问自己,我是不是活得一塌糊涂。

显而易见,我自己是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但往往不愿意相信。这无缘无故的自信从哪里来呢?从懒惰无情冷酷自我中得来的吗?


最近天气有些凉意。

记得那天下班的时候,还未从公司大厅走出去,走在我前面的小伙子推开重重的大门,扭头看了看后面的我,距离他五米左右。他支撑着门,面带微笑,我傻笑着跑过去,有种甜甜的感觉。

ps.开门开出了玛丽苏的感觉是什么鬼。


积攒了一篇文章还没有时间写。本想着昨天下午打一会游戏之后开始写的,无奈脑子重得要死,动都不想动,还有一些反胃,后知后觉可能是有些发烧了。于是那篇文章便被搁置了。

今天...

吾乘风矣

听着隔壁的音乐,想一想复杂纠缠的人生。

最近心情有一点丧,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莫名其妙无间断想哭。也许是体会到人生的不易,也许是体会到通关的困难,也许是身着棱角处处扎透别人的心。

本不该如此。这不是你要的人生。


很久没有看书。渡边淳一的《失乐园》看到一半,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看到一半,木心的《云雀叫了一整天》看到一半,阿年推荐给我的《凡人修仙传》看到一半。人生难道也要在经历到一半的时候停摆吗?


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你有要期许的未来吗?是很久没有想过未来了。我不能做到让任何人都满意,我只愿在某一天回味过往的时候,脸上能够带着笑容,充满自信地说:“我从未后...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