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白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没得到你遗憾吗?

已经很久没有写东西了。记得去年冬天下班后,一个人窝在十平米的出租屋里,没有晚餐,脱了鞋子和外套,把枕头当做靠枕,手里捧着手机,看着在地铁上还没有看完的书,偶尔补一补《百年孤独》的欠缺,也觉得没有游戏和娱乐生活的日子也挺不错。

又是一年冬天。今年冬天,读书间断,写文章间断,减肥间断,这么看起来,好像一无是处。

增加的只有无数的冰刃似的压力。我走在凛冽的北风里,脸蛋生疼。

工作。

一个英语并不算好的人,进了外企。只能说怕什么就来什么吧。想要过最后的审核,还是需要过硬的英语能力。就接受来自生活的挑战吧,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就像Catherine说的那样,别觉得英语有多难,其实很简单的,Manager...

入秋的又一场雨。

站在雨中拍照的感觉真好啊。


day 14.

昨日青空

很多时候都会问自己,我是不是活得一塌糊涂。

显而易见,我自己是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但往往不愿意相信。这无缘无故的自信从哪里来呢?从懒惰无情冷酷自我中得来的吗?


最近天气有些凉意。

记得那天下班的时候,还未从公司大厅走出去,走在我前面的小伙子推开重重的大门,扭头看了看后面的我,距离他五米左右。他支撑着门,面带微笑,我傻笑着跑过去,有种甜甜的感觉。

ps.开门开出了玛丽苏的感觉是什么鬼。


积攒了一篇文章还没有时间写。本想着昨天下午打一会游戏之后开始写的,无奈脑子重得要死,动都不想动,还有一些反胃,后知后觉可能是有些发烧了。于是那篇文章便被搁置了。

今天...

吾乘风矣

听着隔壁的音乐,想一想复杂纠缠的人生。

最近心情有一点丧,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莫名其妙无间断想哭。也许是体会到人生的不易,也许是体会到通关的困难,也许是身着棱角处处扎透别人的心。

本不该如此。这不是你要的人生。


很久没有看书。渡边淳一的《失乐园》看到一半,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看到一半,木心的《云雀叫了一整天》看到一半,阿年推荐给我的《凡人修仙传》看到一半。人生难道也要在经历到一半的时候停摆吗?


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你有要期许的未来吗?是很久没有想过未来了。我不能做到让任何人都满意,我只愿在某一天回味过往的时候,脸上能够带着笑容,充满自信地说:“我从未后...

想养一只宠物,让她做我的模特。

究其根本,摄影不就是光的运用。

我愿与君立黄昏。


day 5.

秋意浓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不觉总会有些生疏。其实总会有很多话想说,只是不知该怎么开口。

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生性自由的人,不想受到太多俗世的拘束,不想被磕磕绊绊的套路敷衍,不想被周遭人奇奇怪怪的眼光所迷惑。总是活得不够自我,总是囿于周遭的牵牵绊绊。

一想到俗世的烦恼就十分苦恼。

人世哪有那么多的如意。


眨眼便是金秋十月。这一年,匆匆忙忙,磕磕绊绊,来来往往,也快走到尽头。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放弃了什么,你到底还为什么难过。

不能过得一无是处三般皆倒。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二十多年的幼稚哭闹和任性,差不多该收干净,做个稳重的大人了。...


灵性而活,
肆意而死。

他站在阴影里,比阳光更刺眼。


梦到自己被家养的大黑狗咬掉了右脚大拇指。
我哥陪我去看医生,回来的时候他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拄着拐杖。经过大门口旁边的走廊,柱子的阴影里站着一个穿白色上衣的老人。虽然不再年轻,但精神矍铄,腰板儿挺得很直。
“一定是有什么还没有完成的事情所以才会回来。”
“回来了就不要走了。”
阳光很刺眼,他站在柱子的阴影里,白色的上衣上洒下一片亮白色的光,投影到地面上,与柱子的阴影融在一起形成不规则的形状。
“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我回过头对他说。

说完这句话,我就开始抽噎,慢慢从梦里醒过来,右脚大拇指上传来阵阵疼痛,可脑子里却还是那个站在阴影里的老人,慈祥,温暖。
“一定是有什么没有完成的事情才会回来,一定。”

©荼白
Powered by LOFTER
  1/5